曾“帮美国政府找到本拉登”,非典型硅谷公司Palantir的上市之路

www.tmtpost.com/3766401.html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硅星人(ID:guixingren123),作者:王兆洋,钛媒体获授权转载。

一直以来,总部位于 Palo Alto 的“大数据公司” Palantir 就像一张神秘的拼图,如今所有人都在期待它揭开全貌的一刻。

种种迹象显示,这家在2015年就已经估值高达200亿美元的独角兽,越来越接近在今年完成上市。

据《华尔街日报》去年年底的报道,Palantir 已经开始和投行接触,讨论 IPO 的事宜。而进入2019年,这个一直很少在媒体上露面的公司,新闻也变得多了起来。

本周《华尔街日报》又引述一名 Palantir 高管的话表示,这家至今没有实现(至少泄露出来的数据从没有证明)年度盈利的公司,2018年全年营收同比增长了30%,达到8.8亿美元。

作为一个一向“守口如瓶”的公司,这样的爆料难免看起来像是在为 IPO 造势。

政府订单发家,商业订单拓展艰难

Palantir 成立于2004年,它的创始人中包括硅谷著名的创业家彼得-蒂尔。Palantir 最初的业务也是脱胎于蒂尔创办的 Paypal 的反欺诈技术。

Palantir 的“卖点”在于它能够将那些来自完全不同系统的各种形态的数据“搅拌”在一起,然后发现有价值的规律,帮助人们做出判断或者甚至是“预测未来”。这也是这家公司名字的由来, Palantir 是《魔戒》中能看到未来的水晶球。

Palantir 的技术首先被用在政府部门,尤其是情报机构及军方。这些订单也成为 Palantir 继续发展壮大的根本,甚至在早期,CIA旗下的投资机构还投资了 Palantir。之后,Palantir 的技术也受到美国之外的其他西方情报机构青睐,它也开始拓展各地方政府的业务。尽管 Palantir 自己从没正面承认,但它的软件被广泛认为用于了美国情报机构刺杀本拉登的行动中。

直到如今,美国媒体报道这家在圈外知名度并不高的公司时,仍喜欢冠以“那家帮助找到本拉登的公司”、“CIA 资助的公司”来定义它。

在政府市场之外,Palantir 也早早意识到大数据分析在企业市场的机会。 Palantir 主要有两个业务线,一个叫做 Palantir Gotham,主要是服务于政府部门。比如帮助洛杉矶警方通过各种摄像头识别汽车牌照,寻找犯罪分子等。

洛杉矶警方使用的Palantir 软件的后台 图片来源: Wired

另一个产品叫做 Palantir Metropolis,应用于各类企业。比如菲亚特使用这一系统快速查找问题零件来源,及时进行召回等。

这一个超人一个蝙蝠侠,构成 Palantir 的核心业务。据《Forbes》的报道,2018年 Palantir 的收入中,来自企业的收入已经占到一半比重,未来的计划是达到70%。

但扩展商业订单并不顺利。2015年开始,Palantir 连续丢失了包括可口可乐、摩根大通等多个重要客户。在这些终止合约的客户眼里,Palantir 的服务带来的效果与他们缴纳的高额费用显然不匹配。此外,人们还提及 Palantir 的员工在合作中显得很高傲,让客户感到不舒服。这使得 Palantir 的盈利之路更难。最近几年 Palantir 开始寻求改变。

首先是控制成本,Palantir 对员工的福利开始收紧,同时开发出旨在可以适用更多平台的自动化系统“ Palantir Foundry”。这样,Palantir 不再需要对每个客户进行定制服务,省去了大量人工费用。同时,卡普也不得不开始招聘销售人员,并着手解决此前拓展业务时留下的现金回收率低的问题。

这些努力也似乎见到成效,Palantir 吸引来了瑞信、美联航等新客户,而据《华尔街日报》的最新报道,现金回收这一指标在2018年增长了42%。

手持股票者着急套利,催熟IPO

过去几年一级市场的热钱造就了一批超高估值的私有企业,如今这种情形一去不复返,这些企业的投资人和员工手中拿着的股票也变得更难流通。持有 Palantir 股份的人们越来越希望公司尽早进入二级市场,好让手中的股份变成现金。 这被认为是 Palantir 可能加速 IPO 进程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在过去几年,已经有大量 Palantir 员工因其迟迟无法上市而选择离职,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蒂尔一样,以很低的折扣找到私人买家完成配售,减持股份套现。据彭博的报道,2018年初 Palantir 的离职率一度高达20%。Palantir 开始通过向老员工低价发放股权、在内部更积极的讨论上市可能等方式,来“鼓舞士气”。而也是在同一阶段,卡普开始在公开场合对 IPO 表现出更开放的态度。

要知道,曾经卡普对于上市并不在意,甚至是抗拒的。他曾表示,与财务指标相比,他更希望“打造一个对全世界都很重要的公司”。

“反硅谷”的硅谷公司

Palantir 身上有着那批硅谷公司普遍拥有的特质。在创始人中,除了蒂尔让外界印象深刻,卡普也一样性格鲜明。他对传统公司治理的那一套嗤之以鼻。

虽然是以工程师为根基的公司,但卡普本人却并非技术出身。他拥有哲学的博士学位,并自封社会主义者。他总是一身运动装扮,各类报道将他形容为运动爱好者,但在公开活动中可以明显看到他运动衣下明显的小肚腩。

他领导下的 Palantir 也曾经福利丰厚,甚至显得大手大脚,公司估值一路飙升至200亿美元,但却依然维持着一种初创公司的风格。卡普崇尚技术至上,“我不需要什么销售人员”,他曾经说。

但与此同时,作为一家从政府业务起家的 to B 公司,Palantir 也有着明显的“反硅谷”特质。它和美国以及多个西方国家的情报机关走的很近,而他的业务模式也让它成为广泛收集用户数据的倡导者,这与其他硅谷巨头当下的谨慎完全相反。

此外,仍然是公司第一大股东的蒂尔本人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高调支持,也让它在一片深蓝的硅谷显得有些扎眼。去年 Palantir 还被美国劳工部指控在招聘时歧视亚裔应聘者,并为此付出170万美元的罚款。

在2015年一次被 Buzzfeed 曝光的内部演讲中,卡普曾形容对当时尚未当选的特朗普“毫无尊重”,但此后 Palantir 在特朗普上任后与美国政府的合作并没有丝毫减少,甚至还拿到了移民部门4200万美元的合约。

卡普解释称他们并没有在帮助政府阻隔移民家庭,而只是在打击跨境贩毒等犯罪行为,但批评者并不买账。类似的争议一直存在,但 Palantir 并没有改变对待政府合同的态度。

卡普去年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不会让短期的政治影响了公司长期的商业决策。”这些都让 Palantir 与其他硅谷公司对比起来,似乎少了一些所谓的“价值观”上的坚持。

(人们聚集在Palantir门外抗议其与移民部门的合作)

据《华尔街日报》此前的报道,投行此次为 Palantir 给出的估值最高达到410亿美元的天价。这家从来没盈利的公司究竟能不能撑起来这个价格,目前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而对于外界来说,这次 IPO 还有很多其他的重要意义:质疑 Palantir 财务健康度的人们终于有机会看到它的真实财务状况;好奇它与政府究竟有多亲密的人,也可以找到各种线索;就连那些众多自称为中国 Palantir 的公司们,也终于可以从中照见自己的影子。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找到 本拉登 非典型 硅谷 Palantir 上市 之路

更多资讯

© UIFU.com , 幽浮资讯 | 本站内容自动采编自互联网,友互数据引擎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