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了软银的钱,创业公司还需要IPO吗?

www.tmtpost.com/3883870.html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周鑫

对于一般人而言,那些如火箭般增长的初创企业的创始人们,看起来就像半神似的存在。大家认为他们无所不能,他们能筹集数亿美元的资金,将公司发展到巅峰,并赢得友谊和名望。

但这种无所不能只是一种想象。事实上,任何一位知名创始人都会告诉你,即使其创业公司不断发展壮大,但挑战和问题不会消失,只是性质发生了变化。

Sahil Barua是Delhivery的首席执行官和联合创始人。Delhivery是印度最大的第三方物流服务提供商之一,由五名联合创始人于2011年在古尔冈成立。大多数大型电子商务公司,包括Flipkart和亚马逊等,都依赖于Delhivery的仓储、配送和物流。

该公司已从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凯雷(Carlyle)、复星(Fosun)和Nexus Venture Partners等知名投资者那里筹集了数亿美元资金,目前在印度逾1200个城市开展业务。

在强劲增长和更大雄心的推动下,上市对Delhivery来说似乎只是时间问题。2018年年中,有传言称,Delhivery的非正式招股说明书(IPO的前兆)将随时面市,该公司将成为少数在印度证交所上市的印度初创企业之一。

但它从未这样做。因为Barua接到了来自跨国集团软银的电话。他发现自己不得不应对一个问题,让人高兴又让人害怕的问题——要不要被软银收购。这也是过去两年,许多知名初创企业创始人都在努力解决的问题。

软银的愿景基金拥有近1000亿美元的财富,是迄今为止历史上最大的风险投资基金。早在2017年5月,彼时一支10亿美元的基金就会让人侧目,而软银带来了一支一百倍的基金。

根据Barua的说法,软银的问题并非是单一的二元问题。这是一个大问题,它包含了一系列小问题,每个小问题都需要仔细斟酌。

软银是一种“准IPO”

在2019年备受争议的Delhivery,近年来的情况是这样的:

2016年,该公司首次表示将进行IPO。 2017年,公司成立内外部审计委员会,专门设立了季度报告/会计。 2017年末和2018年初,Delhivery通过增加4名新成员加强了董事会。私募股权公司TPG Capital的顾问、前董事总经理安加里•班萨尔(Anjali Bansal)、投资公司复星资本的William Tang、物流公司马士基(Maersk)和专业服务公司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的前高管哈恩•比吉特•索伦森(Hanne Birgitte Sorensen)和迪帕克•卡普尔(Deepak Kapoor)分别担任新董事。 2018年,Delhivery与高盛、摩根士丹利、花旗集团和科塔克-马亨德拉银行等接触,计划让他们负责IPO进程。

但IPO从未发生。

前段时间,Delhivery表示,它已经通过软银的愿景基金筹集了4.13亿美元。软银合伙人Munish Verma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我们对Delhivery的投资,反映出我们专注于与创新市场的领导者合作。多年来,Delhivery已显示出行业领先的增长,成为电子商务物流的一站式解决方案。我们很高兴能成为Delhivery的一部分,这将为物流行业树立新的标杆。”

Verma可能想表达,软银在Delhivery投资了很多钱,所以别管IPO了。

Delhivery融资轮次

Delhivery融资轮次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Delhivery的五位联合创始人选择了这条道路?

在传统的风投领域,IPO被认为是荣誉的终极巅峰。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个初创公司成长为大公司的必经之路。

但软银确实吃掉了IPO。何以如此?

除了帮助公司从公众那里筹集更多的资金,IPO还为现有股东带来了两个关键的好处。首先,它提供了流动性,因为如果股东愿意,他们可以在股票市场上出售其股票。其次,它给风险投资者提供了退出机会。

但这些好处是有条件的。

首先,它要求该公司的运营更加透明和可预见——上市公司的报告和治理规范比非上市公司要高得多。更重要的是,虽然从技术上讲,上市为风投提供了退出渠道,但实际上,投资者可以出售多少股份,以及在什么期限内持有多少股份都是有限制的——通常风投只在IPO期间兑现一小部分持股,然后往往在一段时间内剥离剩余股份。

最明显的一个原因是,如果大量持股附带看跌期权(出售意向),股价很容易下跌,尤其是在市场上没有足够买家的情况下。对于那些希望在首次公开发行(IPO)中出售股票的创始人来说,情况甚至更为严峻——市场可能会将一位创始人试图出售股票视为其对公司未来前景持悲观态度的信号。

因此,除了作为胜利的信号,IPO可能并不总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这时就出现了另一个选择——软银,它实际上是一种准IPO。软银不仅对初创企业进行了主要投资,而且通常还会以二次收购的形式向现有投资者提供退出机会。它还允许创始人和员工通过类似的方式变现。

对Delhivery来说,2018年是艰难的一年。是年,该公司陷入印度商品和服务税(GST)的迷宫,苦苦挣扎。而在不久之后,电子商务规则也发生了变化。

这两者都令该公司风声鹤唳——如果他们将要IPO时发生了变化怎么办?该公司已经等了6年,并为此做了充分准备,所以不想在监管改革的脚步上行差踏错。最简单的问题是, Delhivery不想在大选期间进行IPO。

Barua表示:“如果我们按原计划上市,将适逢选举季。我们看好宏观经济,但行业存在巨大的波动性。我们不能推迟6个月再让几个人来做IPO前的准备工作。就在我们徘徊之际,软银与我们取得了联系,问我们能不能和他们谈一谈。”

来自中印两国同行的影响

原因之二,出人意表,是来自中国。

中国物流公司中通快递和百世快递的IPO经历,给Delhivery带来了沉重的压力。这两家公司的业务都严重依赖于阿里巴巴控股集团(这也是软银的投资组合公司),分别于2016年和2017年在纽约证交所上市。

2016年10月,中通快递以19.50美元的价格上市,2018年10月,其股价跌至15美元。百世快递降低了最初10亿美元的融资计划,只筹集了4.5亿美元。

这些让Delhivery压力剧增。因此,软银的这通电话对该公司来说是天赐良机。

但如果打来电话的不是软银呢?如果是别人呢?

“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Delhivery一位要求匿名的风险资本投资者表示。“如果软银不在印度,很难讲我们会不会这么做。我想我们会说,让我们就IPO前的事宜达成一致意见,然后看看六个月或者一年之后有何进展。但由于软银在印度的存在,人们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如果软银为其他玩家提供资金会怎么样?这在市场上引发价格战,你为什么要冒这个险呢?最好让软银成为合作伙伴,而非竞争对手。”

在全球范围内,这或许是众多初创企业创始人都在努力解决的问题。你能对软银说不,然后看着它支持竞争对手吗?软银的巨额资金,可以为竞争对手提供强大的规模、雄心和持久力,你能承受吗?

也许资本不是一切,但它仍然很重要。看看像经济型连锁酒店Treebo和Fab Hotels,它们艰难地维持着运营,以对抗OYO这样得到了软银支持的连锁酒店公司。

除了资本,软银的强势地位还让他们获得了渠道和洞见,无论是与软银其他投资组合公司达成战略合作,还是在具体运营层面的细节和挑战获得有见地的意见。上述投资者补充道:“这与软银之前的团队不同。我们发现,由Munish Varma(软银合伙人)和Marcello Claure(软银副总裁)组成的团队,真正专注于运营层面的细节。”

Marcello Claure,Sprint CEO

Marcello Claure,Sprint CEO

最后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与软银对未来的愿景有关。这一愿景围绕着“奇点”理念展开——一个机器超越人类智能的“超级智能”世界。在软银CEO孙正义的世界里,“社会和行业的所有部门都将被重新定义,做生意的方式和生活方式将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新的商业机会将被创造出来。”

软银言出必行,只要其向一些公司投资数十亿美元,这些公司就可能会让奇点逐步实现。

这些资金中的大部分可能会用于技术基础设施和服务,但软银相当清楚,其中很大一部分将需要投入农业、医药等“传统”行业,以及Delhivery所在的物流行业。

在如今的世界里,机器人和自动驾驶汽车可能会取代人力——这不仅会改变性能和服务的衡量标准,还将彻底颠覆企业的单位经济。

在这种情况下,Delhivery能承担得起没有这些技术的代价吗(这些技术由软银的投资组合公司提供,这些公司已在相关技术开发上投入了数十亿美元)?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拿了 软银 创业 IPO

更多资讯

© UIFU.com , 幽浮资讯 | 本站内容自动采编自互联网,友互数据引擎强力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