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报评论:新的新闻秩序正在放大读者情绪

www.tmtpost.com/4001217.html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原文为《卫报》的一则评论,编译:腾讯传媒,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2015年11月13日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这天曼哈顿的天气很冷,这让老城区里的酒吧显得更加舒适宜人。Adam Greenfield坐在温暖的室内,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和朋友们轻声交谈。然后,“所有人的手机开始振动。”

点开推送,消息传来。在巴黎,恐怖分子发动了一系列枪击和自杀式爆炸袭击,这将最终导致130人死亡。整个酒吧里,所有人的电子设备上充斥着来自媒体的突发新闻警报。当Adam Greenfield点开推送时,其他人也都这么做了,”你能感觉到房间里的温度迅速下降,”Greenfield说,他觉得这家酒吧的墙壁变得疏松、多孔,“外面的高压介质一下子从每个缝隙中喷射了出来。”

作为诺基亚的前设计师,这不是Greenfield第一次担忧手机可能让我们的生活更加悲惨。但是酒吧里前一秒的轻松惬意和后一秒的凝重悲伤,让他觉得在这样的世界里,空间和处于其中的人们是何等脆弱无力。这则信息带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它不管你是否与巴黎有关,也不管你能否帮得上忙,它只是冰冷而强硬地嵌入酒吧这个真正的现实空间,并宣告自己也是“现实”的一部分。

在今天,每时每刻从个人身上穿流过的巨大信息流,让我们感受到时间的膨胀;不断压缩变短的地理距离,让我们感受到空间的塌缩——在新技术搅动下,我们的生活正在成为一个“黑洞”,它正吞噬和拉扯着我们。本期全媒派带来《卫报》评论,和您一起去这个黑洞的边缘,看它何以形成,又将如何膨胀。

缘何产生?社交媒体、注意力经济和过度新闻

我们正沉浸在新闻中。这已经成为常态。在我们早上与别人开始第一次交流前,我们已经阅读完了今日新闻标题;在我们通勤或者排队时,通过浏览Twitter或者Facebook,我们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总统政治或者人道主义救援的戏剧之中。

新闻成为我们时间的填充物。更微妙的是,它在我们的主观现实感中占据了中心位置,比起我们的家庭生活、邻里社区,国家政治和国际危机变得更加重要,甚至更加真实。对于一部分人而言,新闻不再仅仅是生活的背景,而是舞台中央上演的戏剧。

这种新闻秩序下,个人与新闻的关系发生着显著的改变。一个比真实更真的新闻世界跃然而起。

社交媒体与想象式参与

有人也许会说,今天人们花这么多时间阅读新闻是因为现在的新闻太“疯狂”。然而,新闻总是“疯狂”的。要想了解当今新闻为何在我们的生活中日益“膨胀”,需要转过身寻找新闻之外的解。

在过去几个世纪以来,只有一小部分精英才能接触到新闻,即使在大众传播时代,新闻也只是占用受过教育的公民很少一部分的时间。可是在社交媒体时代,由于其独特的互动性,创造了读者对新闻事件新的积极参与的感觉,新闻上瘾变得更加难以自拔。

如果你对英国脱欧感到愤怒,那么在每一次遇到有关英国脱欧的新的事实时,你都会有机会去发泄你的不满。这在几十年起是不可想象的。在Facebook上,网上的投票或者分享帖子的行为,都感觉像是一种参与和干预。不管这是多么微小的方式和力量,但你明白这都可能改变故事的结局。这种参与和代理感让我们上瘾。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有在社交媒体上肆意滑动的大量时间,从这个意义上看,“过度新闻”的定义似乎只是“特权阶级”的问题。但是,矛盾点在于,“新闻时事”对我们个人现实感的逐渐殖民带来了一种新的奇怪的道德准则。

这一准则滥觞于启蒙运动时期。对现代负责任公民的要求,激励他们努力去了解自身社会和更广阔的世界。在现在,忽视新闻或者拒绝它在生活中的卓越地位,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放纵,只有幸运的人才能拥有。可是,人们也越来越意识到,一个人人过分投入到新闻情感剧的社会,远不是理想的民主世界的模样。

现代主义注意力经济逻辑——升级的“事件攻击”

Tim Wu在《注意力商人》中提出,后大众传播的整个发展历程可以被视为一个提高效率的过程。这种效率的提高可以更有效地挖掘现有的注意力资源。

安装了Facebook或Twitter的智能手机代表了这一趋势的最高峰。它是一种更极致的挖掘,收取你在车上、浴室、床上哪怕最微小的注意力,同时监控你的每一次点击和滑动,记录你的喜欢或者不喜欢。借助由此产生的巨大数据,社交媒体平台以引人注目的呈现方式,确保你看到的是令你无法抗拒的内容。从这一点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新闻占据了越来越多的公众思想领域。

在注意力经济上,新闻作为一种“菜肴”广受喜爱。毕竟天然地,新闻比电影或者体育节目更具冲突性和戏剧性。比如,一个精神不稳定的总统掌控核按钮的画面可能会吸引上百万的点击。

但是,每一个新闻报道都正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在一个信息过剩、注意力稀缺的世界里,所有人都在参与一场全神贯注的“军备竞赛”,每一个新闻提供者都在与其他人竞争,试图钻入消费者的头脑。Wu写道,“注意力几乎总是会被更华丽、更恐怖、更离谱的替代品所吸引。”这意味着,当新闻开始主导公众意识时,极端、恐怖甚至虚假的报道也开始成为新闻中的主流。

注意力经济的商业逻辑并不要求故事的真实性。在它看来,假新闻不是偏离真实,而是一个符合“为参与而优化”的操作结果。

我们对新闻的兴趣有两个方面,首先,信息能够帮助我们掌握自己生活环境中局部或者直接的威胁,让我们保持生存优势。其次,有些新闻虽然与我们并不直接相关,但我们可以通过新闻明白在哪些方面做出改变。

但是,利用了这两种需求的现代注意力经济,既没有帮助我们跟上威胁,也不想改善他人的生活。它的本质目的是为了给“注意力商人”创造利润。所以它不断地用事件来“攻击”我们,不管这些信息是否真的重要,也不管承受这些信息是否在我们的力量范围内。

如何应对—断开连接?去政治化

你可能也已经感受到,这种新闻秩序带来的改变并不会给个人带来更多的幸福或者自我效能。在这样的秩序里,你的心灵始终和整个星球的伤痛和灾难联系在一起。这对谁而言都是不幸的。正如《激进技术:日常生活的设计》一书的作者Greenfield所说的那样,这只会带来“一种低级的恐慌感和失控感。”

在过去,新闻是一种令人愉快的消遣,是我们日常麻烦的避风港。散文家Alain de Botton写道,阅读新闻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发现“比我们自身问题更严重、更紧迫的事件,并让这种更大的担忧和危机感淹没个体的自我忧虑。饥荒、战争、洪灾这样的外部动乱,恰能够带来内心的平静。”

可是现在,这种新秩序带来了什么呢?不妨考虑一下社交媒体时代的公共领域里正发生着什么。在嬉皮士先驱们的梦想中,互联网本应扩大公共领域,让那些以前没有发言权的人可以参与决策,实现达到更好的沟通,做出更加公平的决策,从而凝聚起更多的社会支持。但是,一个越来越清晰的事实是,互联网真正在做的是冲破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的界限,让有节制的对话和共识更难实现。我们与新闻关系的变化,似乎使得我们自己和新闻本身都变得更糟。

珍惜注意力资源

我们应该意识到注意力资源是一种真正稀缺的资源:它完全是有限的,花在某个新闻故事的特定时间都会成为你错失另一件事情的机会成本。

在注意力稀缺的时代,过有意义的生活并不意味着关注一切重要的新闻议题。当你无法控制自己在川流不息的信息流里停下时,你该记得历史上最伟大的圣徒也没有被要求去关心所有人的苦难。

将珍贵的注意力从过度新闻中抽取出来,意味着你的生活将有更多的其他优先项。

《纽约时报》曾报道过俄亥俄州Erik Hagerman的故事。自2016年大选以来,他自缚了一个“茧房”对自己进行了新闻封锁。在咖啡馆里,他宁愿让恼人的白噪音淹没自己也不愿意收听关于特朗普的新闻。他因此也被指责为“美国最自私的人”。

但是,Hagerman购买了一处煤矿遗址上45亩的湿地,并打算修复好之后捐赠给公众。他预计这一工作将耗尽他的余生和大部分积蓄。谁能说他正做的事比起获取新闻是不重要的呢?

提防过度参与

在社交媒体上普遍存在这样的假设:与新闻资讯保持同步是一种美德。

你也许已经感受到,在社交媒体上,每一次的自然灾害、名人死亡或者公告,都会带来一种荒谬却强大的压力,这种压力强迫我们必须参与。就像我们每个人都是举足轻重的外交大使一样,对这些事件的沉默将会被理解为无情冷漠,甚至招致攻击。

关注新闻就像保持健康一样。对于个人而言,偶尔去健身房或者经常去,都十分不错。但是如果一个人把所有空闲的时间都花在健身上,以至于忽视了友谊、工作......那么这就是一件病态的事。保持健康绝对是好的,因为正是这样才能让你有能力去做其他事情。可一旦你为了健身,排除掉了其他所有的事情后,就会带来因果倒置。

在当今科技公司追求最大化利润的注意力结构下,如果新闻真的对我们的日常生活的政治生活都有损害,那么我们应该带头减少对新闻的过分沉浸。从某种程度来看,关注新闻不再是我们的道义和责任,我们该做的其实是不那么关心它。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卫报 评论 新闻 秩序 放大 读者 情绪

更多资讯

© UIFU.com , 幽浮资讯 | 本站内容自动采编自互联网,友互数据引擎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