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元/小时的虚拟女友:拉拉、男优和中年男人找我倾诉

www.huxiu.com/article/276924.html

15 元/小时的虚拟女友:拉拉、男优和中年男人找我倾诉

现如今,你可以在网上买到很多奇奇怪怪的虚拟产品,比如叫醒服务、哄睡服务、代写论文服务,甚至找人在网上扮演你的虚拟恋人,就像科幻电影《HER》里一样。 而今天故事的讲述者不但购买过这种服务,她还把自己当成了产品,在一家淘宝店当了两年的虚拟女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故事FM(ID:story_fm),作者:申迪,头图来自电影《银翼杀手2049》剧照。

下面是本期故事的文字版:

一、虚拟男友,有效期半小时

大概是三四年前,我第一次接触到了虚拟恋人这个概念。当时,我原本只是在淘宝上搜索二次元产品,看到相关搜索里有一个词条是“二次元恋人”。我点进去一看,才发现所谓的“二次元恋人”是说,有人可以在网上假扮成你的男友或女友,陪你聊天,听你倾诉。

我还发现,这些店里的虚拟恋人们是按时间计费的,有语音聊天或文字聊天两种形式。他们都根据不同的声音特点被标注了各种类型和价位,比如“青叔音”“暖男音”“高冷男神音”,还有“小奶狗音”等等。

我当时就挑了一个最便宜的,买了半小时的文字聊天。下单后,我加了那个人的微信。我本以为他会真的用男朋友的口吻和我聊天,结果却发现,他只是和我聊一些很平常的话题,比如年龄职业之类的。

后来,我买过一些价格更高的虚拟男友,也尝试过语音服务,但总体上,用户体验不是很好。

■ 图源:英剧《黑镜 第二季》剧照

我是学影视的,那个学期,我刚好需要交一个纪录片作业。当时,我想采访几个做虚拟男友的人,拍成纪录短片。但出于隐私考虑,那些联系上的虚拟男友都拒绝了我的采访。我决定换一个角度,自己去体验一下做虚拟恋人是怎么回事,而那些购买虚拟恋人的人又是怎么想的。

于是,我找到了一家卖虚拟恋人的淘宝店,应聘成为了一名虚拟女友,一小时 15 元。

二、“你可以叫我姐姐吗?”

上架一周后,我接到了作为虚拟女友的第一单客户。

那天,我有一个朋友从外地来上海考研,我是和她一起住在酒店里的。晚上 11 点左右,淘宝店的店主突然给我发消息,说她接到了一个有点奇怪的单子,下单的是一个女性,要求购买虚拟女友服务,她猜测,对方可能是一个拉拉,问我愿不愿意接单。我说,我可以接受。

接单后,店主把客户的号码发给了我。我套上衣服,走到酒店的走廊里,拨通了这个号码。

电话接通后,对方传来一个沙哑的女声,背景音有点喧闹。

我说:你好,你在哪儿? 她说:我在酒吧,我还没有喝完酒。

听起来,这个人明显喝醉了。

我说: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家? 她说:我等一下就回家了。

然后,她开始和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问我多大,是做什么的。我一一按照实情回答她了。

过了几分钟,我听见了上楼梯的声音,便问,你是回家了吗?她说,对,我回家了。

然后,她开始给我讲自己的经历。她 35 岁,是个护士。两年前,她丈夫出轨,便离婚了。后来,她在医院认识了一个病人家属,那个家属是个拉拉,看上了她,就把她“掰弯”了。在一起两年后,那个女人也背叛了她。

在那以后,她便陷入了更深的痛苦。在她身边,没有一个人知道她是拉拉,她也不敢向任何人倾诉这件事,只能夜夜买醉。

■ 图源:英剧《黑镜 第三季》剧照

过了一会儿,她问,你可以叫我一声姐姐吗?

听到这个要求,我多多少少是有点不舒服的,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一个男人突然让我喊他一声“老公”一样。店主之前其实提醒过我,如果客户向我提出什么不可接受的要求,我们是可以取消订单的。

然后,我问,可以不叫吗?她开始撒娇,说,你就叫一声吧。我便很不情愿地喊了一声“姐姐”。

然后,她又问,我可不可以再提一个小要求?你能不能寄一条你的内裤给我?我说,这应该不可以吧。刚好在这个时候,她购买的一小时时间快到了,我便草草结束了这通电话。

三、“你好,你怎么看待约炮这件事?”

半个月后,我接到了第二单,这次是个男人。

语音接通后,他没有过多的寒暄,一上来就问了我一句话,“你怎么看待约炮这件事?”

我说,你是有什么想不通的吗?

他便告诉我,自己是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从小到大都是父母老师眼中的乖孩子,同事眼中的暖男。他们可能根本想象不到,像他这样的人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约炮。但问题是,他已经没有办法阻止自己去做这件事了。每次约完,他都很不能接受自己,但下次还是会约。

我问了一个我自己很好奇地问题:你们约炮的时候,谁来付房费?

他说,看情况。最开始的时候,他都会主动付钱。但后来,他发现有的女生真人和照片长得完全不一样,他就留了个心眼——如果女生漂亮,他就主动付钱;如果不漂亮,他就提出 AA 。

他说,我很想停下来,但我控制不了自己。他没有办法向任何人倾诉这件事,就只能找一个陌生人问问,看你怎么看待约炮这件事,如果那个人告诉他约炮是一件可以被接受的事情,他可能会好受一些。

聊了一个小时后,我觉得他的焦虑依然存在。

■ 图源:电影《羞耻》剧照

四、“195.95.25.22.”

我接过的最好笑的一单是很久以后才碰到的,当时,我已经做了半年多的虚拟女友了。

接单后,我加了那个人的微信。我发现,他的微信签名栏写了一行很奇怪的数字,看起来像是一个 IP 地址:195.95.25.22.

语音接通后,对方说了两句话,我一听口音便问,你是新疆人吧?

他说:对,我们要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拥抱在一起。 我说:什么意思? 他说:我们新疆大街小巷都会贴这个标语。

顺便说一句,我后来去过新疆,发现大街上确实有这句标语。

我问他,你是做什么的?

他说,我是影视行业的,网络的那种,有点服务性质的。

我听了一琢磨,便半开玩笑地问,你不会是拍 AV 的吧?

他说,对,我是拍 AV 的。

天呐!这可是我人生中接触到的第一个 AV 男优。我的好奇心立刻就被调动起来了。

他告诉我,自己是从新疆来上海读大学的,毕业后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机缘巧合签了一家拍 AV 的公司,演那种有一点剧情的 AV。为了防止被熟人认出来,他只拍“动作”的部分,需要露脸的剧情都由别的演员来演。

后来,他问我多高。我说,一米六三。他说,哦,那你是个二级残废。我说,那你多高。他说,一米九五。

我突然反应过来,他签名栏的第一串数字就是 195,便问他后面的数字是什么意思。他说,我 195 公分高,95 公斤重,25 岁,22 厘米长。我说,哦。

他说,你对 22 厘米有概念吗?我说,没有。他说,那你低头看一下你的胳膊。我低头看了一眼,于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对 22 厘米有了概念。

我问他,你最近还在拍吗。他说,我七个小时后就要开工了,现在在休息,觉得无聊,就想找人说说话。

■ 图源:电影《真爱至上》剧照

五、“可以包年吗?”

我一般每隔两三个月会接到一单生意。我发现,来买虚拟女友服务的客户群体很集中,绝大部分都是二十多岁的上班族。更奇怪的是,和我想象中的欧美那边的 Phone Sex 服务不同,在淘宝上买虚拟女友的人并不会真的让你去做角色扮演,他们更多地在寻找一个倾诉的树洞。

除此以外,我遇到的绝大部分找我聊天的男人都是独身,且独居,只有一个是已婚男人。

那个已婚男人大概四十多岁,有个六七岁的孩子。在电话中,他全程都在向我倾诉自己的婚姻有多失败。他说他不爱自己的老婆,但又完全不会打理自己的生活,所以也离不开老婆。他觉得自己的婚姻就是一座坟墓,束缚了他的自由。

■ 图源:电影《美国丽人》剧照

我问他,你到底是想和老婆和解,还是跟她离婚?他说,我不能离,因为生意很难分清楚。

说到最后,他问,我可不可以包你一年,每天晚上跟你聊聊天。我说,还是不要了吧。

这单语音结束后,我告诉店主,刚刚那人说要包我一年的单。店主问,那你要接吗?我说,不接啊,我真的不想每天晚上都听一个中年男人抱怨他婚姻失败的事情。

那天之后,店主给我涨了价,一小时 30 元。

六、贩卖幻觉的生意

我断断续续地做了两年虚拟女友,到后来,也没打算拍什么纪录片了,只是借此收集一些创作灵感。

说实话,最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我完全是抱着一种猎奇的心态去做的。可是到后来,我觉得这件事真的好悲伤好虚无啊。

那些找我聊天的人多半是在生活中做了不被理解、不被认可的事情,所以才会想要找一个陌生人来聊聊,如果那个陌生人说,这件事是可以被接受的,他们可能就会觉得好受一点。

但聊完以后,他们的那些问题还依然存在,没有得到任何本质的改观。在聊天的那一个小时里,他想要的我这个陌生人提供的某种幻觉,就算是假的,对他们来说,似乎便已经足够了。

■ 图源:电影《她》剧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故事FM(ID:story_fm),作者:申迪。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故事FM©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76924.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5 元/ 小时 虚拟 女友 拉拉 男优 中年 男人 倾诉

更多资讯

© UIFU.com , 幽浮资讯 | 本站内容自动采编自互联网,友互数据引擎驱动。